原来你是这样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

.10

10

我们

我们的邂逅属于秋天,

持久的情谊属于秋天,

不需要酝酿的想念,也属于秋天。

希望和你邂逅在

落日弥漫的橘色街道。

她孙圣语

她有着一头鬈发,蓬乱而张扬,昭示出她的热烈与奔放,注定不内敛,洒脱又自由。每一根头发都不被束缚,颇有几分街头艺术家的气质,象征着不被拘束。她的目光是犀利、睿智的,像锋利瘦削的刀刃,精准地剖开你的骨骼,注视你的内心在陈腐地袒露着什么秘密。可她同样也是多面的,目光中也会挟带柔软,如同盈盈春水般温和恬淡,让你愿意放下戒备,就此一诉衷肠。不可否认,时间的磨蚀已在她的眼角弥留下馈赠的痕迹,可她却甘之若饴,视为岁月的珍宝。

她是精通史事的。总会踩着上课铃长长的尾巴,夹着书本不焦不躁地进了班。她的音色是沉闷厚重的,会令人想到平缓安详的大提琴,可尾调又会略显尖锐高昂,这也造就了她的矛盾性。她总令我想到流水,或是另一些温润又喧嚣的事物。她喜好讲些满含历史印记的故事,让一件件小事串在一起,变得鲜明而亮丽。在她的历史熏陶下,我对古文的兴趣也有分明的提升。我能从她的只言片语间窥见那些风花雪月的爱恨情仇,窥见那年那时的繁华盛世,就此沉溺于其中。那些本无章法的诗句,或是古文,都由她编织成了迷幻的梦境,让我们坠入文学的盛宴当中去。

她也懂得一节课的框架与结构,会掌握好时间与层次。她不会让我们无目的地盲目学习,而是安排好每一章节的布局,一环扣一环,又自然适当地用一个小趣闻惹得我们哄堂大笑,充实又愉悦。

她从不摆架子,于我们而言更是难觅的好友。她会与我们激烈地讨论学术,各方持有各方的观念,讨论完总能收获颇多。她也会给予我们两三句忠告或教诲,帮助我们度过复杂又混乱的花季。她与我们交心时总是善于倾听、耐心温和的,几句真情实意的关怀或是实际行动上的照顾,都令我们倍感温暖与感激,更加勤勉刻苦,希望她能视我们为骄傲。

她是航灯,总会在迷雾之中照亮我这偏航的船只领我挣脱苦海。她也会陪着我们俯瞰大地,看遍爱和失去(1)。我相信,也坚信,现在如此,未来也会如此。

(1)出自歌曲《相遇》

我孙圣语

我是很普通的,向来没有过人的才华与亮点。我07年生人,听了南京十四年的穿堂风与烟雨。就连我出生那日也是朴实无华、风和日丽的大好晴天,没有浪漫的戏剧色彩,也没有多变诡秘的偶然性,平凡而寡淡。兴许是出生于秋天的缘故,在我身上能够阅读到秋的显著特点:温煦,却又恬淡漠然。人们都说我是张扬外露的,不温吞也不内敛,如同伏春的风,亦或是仲夏的日光。可实际上我骨子里充斥着冰冷又喧腾的因子,急于宣泄,剖开后却又以淡然示众。可以说,我的耀眼与热烈都献给了我身边的人。若是倒叙我的稚嫩岁月,我想它是潦草而慌乱的。我幼年时很会讨人欢心,善于演绎逗人笑乐的角色。父母说我很小的时候生了病,却又因为孩童的抗拒心理不肯吃药,于是趁父母为我倒好药去忙家务事时,将药瓶与杯内的苦汁尽数倒下了阳台(彼时我家楼后是片荒芜的废墟,无人经过),又觉得不放心,顺带将药罐子也一同抛向了废弃工厂,令它孤苦地与各色垃圾杂物躺在一起,无人问津。心里还很得意,结局自然是被父母发现,挨了好一顿骂。上了幼儿园后,每日都有午睡。那时我已经展露出天生的交际能力,有了不少同我一般笨拙可爱的好友。我那时的血液里似乎就开始流淌着躁动难耐的水,上了床也静不下心来,偏想与好友说笑,于是自诩聪慧地捂住了双耳,大声地呼唤着好友的姓名,惊动了所有人。那时的我脑袋里装满了怪诞离奇的想法,虽总免不得被数落一番,可如今想来却是纯真稚笨的。后来我大了些,迷上了读书习字,每晚都吵着叫母亲为我念故事。母亲有一回被我闹得不耐烦,硬是不肯给我讲,我气不过,郑重又赌气般说了句:“你不给我讲,我便自己识字!”。后来我还真兑现了诺言,街上碰到广告牌上不认得的字便询问父母,看电视上的字幕,去报社买十块钱一份的画报,以致老板后来都认识我了,每每都为我留一份。久而久之,我也稀里糊涂地认得了不少字,开始自己读书。我确实足够坚韧,具有独到的概括个人行为的信条,支撑着让我趟过一条条泥泞的河。再后来我度过了迷蒙烂漫的孩童时代,踏入了野蛮生长的叛逆期,青涩又朦胧。可又偏偏不愿做传统意义上的青春恶人,瑟瑟着将满身凌厉的刺都洗刷干净。我开始在艺术之间熏陶、徜徉、深陷。告别了过去,爱与我而言不是过载负担,恨也不是难消阻碍。好坏评价都接受,喜好不同也可以做朋友,努力执着于让生命变得鲜活饱满,肆意燃烧热爱与梦想。世俗的伤疤灼痛不了我,凛冽的现实刺伤不了我,我挟着十四岁的无畏无忧,决定就这么走一辈子。我是一个平凡的人。功课不够优异,性格不够温顺,或许你要称我的十四岁为平平无奇的年华。可谁见过人蓄养凤凰?谁又能束缚月光呢?(1)我从不被定义,也不活在你的条条框框里挣扎。我的美好、浪漫、飞扬,都将灌进作响的风里,跟着我吹往天南海北。这便是我十四年的所有。

(1)出自沈从文的《月下小景》

他赵宇祺

一蓑烟雨任平生。初时,他写千骑卷平冈的壮美,他是清朗洒脱的少年。欧阳修赞他“善读书,善用书,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梅尧臣赏识他,曾言:“吾当避此人出一头地。”他年少成名,国士无双。他“胸中有沟壑,眉目照山河。”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被诬陷入狱,甚至“乌台诗案”差点命丧狱中。被赦免后又发配黄川,从文学家、政治家转变为思想家、哲学家。这段被贬的日子自然不好熬,可正如林语堂先生所说,他是苏轼苏子瞻,“是无可救药的乐天派。”所以,他说:“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他说:“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他说:“此心安处是吾乡。”但苏轼也一直在自省,他扼杀了他自己,也成为了他。即使此后苏轼重被重用,官拜尚书,或被贬惠州、儋州,他始终能驾扁舟一叶,从容应对惊涛骇浪。于白露横江之地,苏轼早已有了旷达的心境和俯仰万世的思考,悟出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纵观其生平,苏轼当然可说是惨凄的,人生中的大起大落于他似家常便饭。他家世出众、才华横溢,本该有光辉灿烂的前途,却因彼时的政治局势辗转流离一生。但所有人都不会对苏轼作出这么一个评价。苏东坡生来疏狂,一如自己的名字,以青春写遍世间繁华:一如“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旷达随性;一如“连娟缺月黄昏后,缥缈新居紫翠间”的瑰丽璀璨;一如“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赤诚愿景......无论如何,苏轼的一生都是光芒万丈的。只是正如严歌苓所说,开成花灾的玫瑰是凄凉的。幸而苏轼始终葆有青春的热忱,书写出“烟雨平生”的大境界。历尽沧桑,一溪风月。苏轼合该为荆棘之鸟,即使有着撕心裂骨之痛,亦能春晓般婉转鸣叫,以神鹤之姿蹁跹而舞。

他叶彦希

他是谁?

他有一个啤酒肚。向下看,是千年不变的黑色长裤和黄色皮革鞋;向上看,则是黑得一如既往、义无反顾、义不容辞、一本正经的T恤,上面的印花总共只有三个类别。这一身打扮,可以说是风雨无阻、无论冬夏的标准配置。加上那自成一家,沉稳大气,令人一见惊艳,二见难忘的淡定步伐,完全可以让你于千里之外,人海之中精准识别出来,分毫不错。毕竟,一个人身上的气质是极难模仿的,更何况我等耳濡目染,早已熟记于心。

让我们再将视线移向头上吧!由额头到天庭以上一片开阔,前景光明。当他在阳光下,向我们走来时,整个人仿佛自带光芒,尤其额头上,熠熠生辉、炫彩夺目,令人见之而心驰神往、遮之则日思夜想,不能安寐。啊,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智慧的光芒”、“绝顶的聪明”吗?

他那粗黑的两条剑眉,仿佛时刻准备出鞘。真是名如其眉啊!刀鞘下则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眸。这双眼,将他整个人所散发出的大智若愚的贤者光芒推到了极致!这双眼,总能屏蔽掉一些无关紧要的细微小事,如精美绝伦的黑板报,不甚洁净的教室地面。但它对于我们作业中各式错误却能一眼揪出。他的目光是一把手术刀,剖开了种种难题,将其内部逐一解剖分析;像一个镊子,总能将混乱排列、不堪入目、笔走龙蛇的潦草字迹慢慢剔除,判断对错;它更像一个X光线,精准的看出这些字迹的主人真实的态度与内心的不安。这双眼睛,令我们在理性的光芒照耀下,不得不虔诚俯首订正错误,并信誓旦旦的保证下次绝不再犯。这双眼睛,成功地培养了我们认真严谨、细致入微的好习惯。

他不善言辞,课下寡言少语;但是一旦上起课来,他立即滔滔不绝、神采飞扬,条理清晰、振聋发聩,令人不禁热血沸腾!他,是一个拥有理科思维的直男;他,也是一位循循善诱的慈父。

那么,你说,他是谁呢?

我印海琳

年方十三,正值豆蔻年华。舞蹈是我的最爱。在我看来,中国舞是肢体语言,是心情的抒发,是美的诠释,是灵魂的体现。跳舞是一条很艰辛,被泪水和汗水包裹的路。在这条路上我已走过十个春秋,它也仿佛融进我的血液里,和我一同成长。常有人问我:练舞苦不苦?累不累?你为什么要坚持那么久?我说:非常苦,非常累。但是我喜欢。是肉体上的痛苦,却是心灵上的净化。过程越痛苦,结果越惊艳。从三岁到十三岁,相信热爱与坚持会让我闯出自己的人生。从未想过,自小身体瘦小的我,竟然会练习跑步,会为了一个名次而拼尽全力。如今,一次次的奔跑,一次次的感受自己的张力。更高,更快,更强!成我了的座右铭。体会每一次在起点凝望终点,每一次在赛道上的奋力奔跑,每一次与风擦肩而过的瞬间。这每一次的努力,都仿佛在与自己的人生坎坷做反驳与抗争。我越发觉得,练习跑步,是在满是荆棘与沟壑的道路上拼搏。在自己盲目之际、颓废之时,学会勇敢去面对,重新点亮自己埋藏已久的那颗追逐梦想的心。让自己在绚丽的烟花之下,疯狂地奔跑,战胜自己,超越自己。我不愿浪费宝贵的青春,当下就要顽强拼搏,不懈努力,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不断向前,坚持梦想,一路前行。

他印海琳

一副满面笑容的娃娃脸,显得有些顽皮滑稽。宽大的鼻子短而方,两个鼻孔似乎很顺随人意,仿佛为他又增添了一点儿憨态可掬。那张厚厚的嘴唇看着虽有些笨重,却蕴藏着他丰富的表情,好像随时准备说出抑扬顿挫的话来。那双如同浸在水中的水晶般澄澈的眼眸,在黝黑的皮肤里,敏锐而坚定。那双眸子虽不如小说男主那样多情冷漠,妩媚又如花似玉,但却表达出他自己的锐利。它可以如绿叶间的晨光,如黄昏里的一只冰蟾蜍,如落水的露珠,流露出一种固执的性格。它也可以如一口明汪汪的水井,蕴涵着波澜不惊,从容淡定,宛如一轮皎洁的明月,虽光华纤弱,却真诚地映照于我的心灵。他的眼睛是那么热情,又那么沉静,既如强烈的阳光,又如温柔的月光,不断给予我们鼓励,战胜困难。偶尔,他拿下头上的小红帽,发间三三两两地露着几许不太刺眼的白发,就像深色夜幕中的点点繁星。有的横在几根黑发中,努力支撑不让自己掉下来;有的像在玩捉迷藏,半遮半掩,虚虚实实;有的像孤寡老人站在那,倚靠在旁边的一根黑发上。那些略显灰白的头发已经没有了原来的光泽,与旁边挺立着的黑发鲜明地对比着。那是一张经历岁月的脸庞,一双能够看清事物本质的眼晴。

我彭浩原

年10月19日,我与这美丽且残酷的世界相见了。

一声啼哭,连接了母亲的胚胎与外界缤纷的世界,我正式进入这个世界。一开始,父母三十出头,在事业上也小有成就,小时候我的生活十分“滋润”,吃食喝汤大多是进口食品。但这美好得令人向往的生活,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打散。

在我两岁零九个月时的一日夜晚,我在睡梦中医院,当时的我已是处于全身浮肿的状态。可直到这时,父母依旧觉得只是些小病菌,只要等一等便会自行消失,医院,可我们可曾想到,这一等便等到了如今。

望着医生沉重的脸庞和愤怒的眼神,父母也都预感到了事情向不好的方向发展。“肾病综合症,最难治愈的变种!你们怎么带的孩子?原本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肾炎一拖成了综合症……”据母亲回忆,她和父亲听完医生的话,都眼前发黑,失声痛哭,他们明白,之后的日子会很难过。

自从我五岁记事起,我便深医院,每天都会有着粉色衣服的姐姐为我将一根顶头很尖的金属条状物扎进我白胖的手臂。一会儿,又会有许多穿白大褂的叔叔阿姨们问父亲许多问题。上幼儿园的事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到了上小学的年纪,我的身体状况也有所转,我便去离家最近的学校上学了,出人意料的是,我的成绩还挺不错,家里的生活又好了起来。但该来的总会来,临近一下期末测试时的一天早上,父亲在为我测完尿液后,露出了匪夷所思又略带绝望的神情,尿蛋白4+,母亲得知了当即便哭出声来,我也附和着在一旁哭泣。医院的枯燥的“生活”。

之后的日子里,医院,在那儿打了两针单针两万的球蛋白试剂,没效果;又喝了两年的中药,仍无效果,直到后来,去到军总,结识一位经验老到的医师,病情才得到有效控制,一路摸爬滚打,熬到初中。

在这十几年里,我从未停止过学习。我在家中必须兼备锻炼和忌口之苦,但它们从未停止我前进的脚步。我在小学曾获得区“自强不息好少年!”的荣誉。

这么多年下来,挨过多少针,喝过多少药,吃过多少苦,想过放弃却不敢放弃且不能放弃。父亲教过我:“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我坚信着,磨难之后,定会绽放出璀璨的生命之花!

他李瑞琳

他总是戴着一顶黑黑的帽子,遮挡住额头,让人很难看清他的内心世界。他不留胡子,所以我们总能看清他的脸庞。他的眉毛又细又长,看起来十分清秀。有时他的眉毛也像树根,有些凌乱。当然他的眉毛与众不同,看起来很清爽,总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同学们无不试图在心里删去他的帽子,但都失败了,有一次,他亲自摘去他的帽子,露出他的头发,令人意外的是,他的发量不多,也并不长,头皮清晰可见。设想年轻时的他,应该也是头发茂密,十分精神的吧。这一点是否能引导我们前去他内心的道路?他的额头裸露出来,上面已经有了许多皱纹。同其他年长的老师一样,他也为他的学生操碎了心,留下了皱纹。他的鼻子不大,搭配这张脸正好合适。如果光凭这些特征,那他一定会淹没在人海中,很难找寻。但是,他这平方的脸上长着一个不平凡的器官——眼睛。他眼睛的颜色或许与许多人一样,形状或许也和许多人一样,但眼里的那束光却是与众不同的,作为老师,他的眼里总带着一些严厉,但仍带着一些温柔,注视他的眼睛,总能感受到一股紧张的感觉漫延到全身。让人不由自主低下头,以为自己犯了错误。他说话时比较温柔,就连带着喇叭声音的响度都不大,一节课下来,总让人想要睡觉。就连生气时语气也不变,所以让人很难捉摸到他的心情。他长得又高又瘦,这使他在同学校的老师中脱颖而出。这具身躯配上他的脸使他多了一份气质。所以他看起来既平凡也不平凡。第一次见到他的人总会大吃一惊,觉得和他的名字并不相配。但是他的言谈举止会说服所有质疑他的人。他的眼神是一个智者所必备的。这种眼神就足够说明了的优秀,这种犀利的目光,只会在绝对聪颖,绝对优秀的人身上。我相信,未来,他会更优秀。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yidaosus.com/syhz/9287.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点文章

    • 没有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